亚洲必赢76net-亚洲必赢登录-亚洲必赢手机入口
做最好的网站

梯若尔:驯服桀骜不驯的商业巨头

日期:2019-05-09编辑作者:人物

  核心提示:在产业组织理论领域,让·梯若尔的很多真知灼见对我国当前的国企改革和反垄断都具有参考借鉴意义。尤其是如何既鼓励公司做大做强,锐意创新,又不让他们滥用垄断地位损害效率。

  10月13日晚7时,刚过甲子之年的法国图卢兹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科研所长让·梯若尔教授获得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这是法国历史上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第三人。此前两位分别是1983年获奖的罗拉尔·德布鲁和1988年获奖的莫里斯·阿莱。

  梯若尔1978年获得巴黎第九大学应用数学博士学位。出于对经济学的兴趣,他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继续深造,并于1981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梯若尔将数学的严谨与经济学的直觉完美的结合,这为他在产业组织理论研究上的突出成就奠定了坚实基础。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梯若尔一人摘得。如果他的主要合作者之一——让·雅克·拉丰——仍然在世,今年的诺贝尔奖说不定仍是双人获奖。

  梯若尔对产业组织理论与政府管制政策贡献巨大。颁奖委员会认为梯若尔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而之所以获此殊荣,是因为梯若尔提出了一系列可操作的政策方案,以驯服具有垄断势力的企业。

  经济学早已有共识:竞争是有效率的,垄断则相反;但是有些行业不得不有垄断,例如自然垄断。自然垄断和规模经济有关,这些企业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降低成本,例如铁路公司、自来水公司。对这种规模而言,有些市场只需要一家企业就够了。而在电信等行业,一些市场可能只需要少数几家企业。

  但是这些企业也因此支配着市场,并以很高的价格销售较少的商品,从而破坏了经济效率。为此,很早就有经济学家分析垄断行为和如何监管垄断行为。

  在梯若尔之前,经济学家的注意力集中在铁路、电力这样的完全垄断行业,政府也主要是对这些完全垄断的企业进行监管。只有少数几家企业的寡头垄断行业,如通讯、金融等领域却没有被过多地关注。

  对铁路、电力、通讯等完全垄断或寡头垄断行业的研究属于产业组织理论。经济学家与政府机构想知道的是:如何阻止他们通过高价获得超额利润,如何防止企业之间的合并或者串谋,如何在鼓励他们做大做强和禁止他们滥用垄断势力之间取得平衡。

  这些问题并不简单。按一贯的做法,给垄断企业定价规定一个上限,但这样的结果是,他们仍然可以通过削减成本获利,这对社会福利是不利的;如果让他们根据成本定价,他们就会缺少削减成本的动力,这又损害了效率。并且,政府管制机构对企业的成本状况并不熟悉,这种信息的不对称,使有效的管制更加困难。

  在这些问题的研究上,尤其是对寡头垄断行业的研究上,梯若尔的理论是划时代的。他开创了一个既规范严谨又有政策指导意义的全新的产业组织理论。而之前的理论虽也涉及到寡头垄断,但因缺乏逻辑严谨的纯理论分析,也缺乏适用的分析工具,因此也就不能促进经验分析,很多结论似是而非。

  其一,他在产业组织理论的研究中建立了一套严谨的、具有一般适用性的分析框架。在研究不完全竞争市场行为时,很多经济学家总是针对一个行业的具体特点,而没有考虑到所有行业的共性。梯若尔改变了这一点,利用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他建立了一个标准的分析范式。之后,很多经济学家利用这个范式来分析企业的策略行为。

  其二,梯若尔的理论也充分考虑到了其在现实中的应用,人们完全可以根据他的理论对具体行业展开实证分析。而在此前,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存在着相当程度的脱节。

  其三,梯若尔将产业组织领域五花八门的理论整合起来,进行分门别类的整理,使得产业组织理论成为一个逻辑严密、结构完整、方法统一的理论体系。其与拉丰在1988年合写的《产业组织》一书就是产业组织理论的一个标杆。

  梯若尔的研究重塑了人们对经济管制政策的认识,推动政府进行管制政策方面的改革。例如,梯若尔否定了垄断的上游企业与下游企业的合并是不会导致垄断力量延伸到下游企业的,他认为纵向合并对效率的影响要依不同条件而有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因为梯若尔的论断,西方国家开始警惕上游企业和下游企业的纵向合并可能带来的危害。再例如,他指出,鼓励竞争和效率的最佳监管政策应该审慎地适应各个行业特定的状况,而不是遵循简单规则,为各个行业设置相同的政策。

  在产业组织理论领域,梯若尔的很多真知灼见对我国当前的国企改革和反垄断都具有参考借鉴意义。尤其是如何既鼓励公司做大做强,锐意创新,又不让他们滥用垄断地位损害效率,这也是我国经济管制政策面临的重要任务。

  在研究管制机构被企业拉下水(“俘虏”)的问题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施蒂格勒提出了“管制俘虏”的理论,认为政府监管机构的官员本来应该监管企业违反竞争精神和产业政策的行为,但是很容易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而和企业串通勾结、沆瀣一气,从而使得经济管制失效,这也被称之为“政府失灵”。

  梯若尔和拉丰对这个理论进行了更为细致的研究,并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例如在什么情况下把监管的职责委托给长期服务的专家(类似于法官这类群体),什么情况下采取直接民主制的方式,由民众直接监管这些企业,什么情况下由经选举产生有任期限制的政治家来履行职责。这些解决方案对我国有着较大的现实借鉴意义。

  此外,梯若尔也研究了管制机构和受管制企业之间的动态合约问题,中国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例如,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就需要考虑如何和国企签订一系列由短期合同构成的长期合同,以保证国企既不断发展壮大,也要足额上缴利润。想想看,国内一个巨型石油公司总部大堂的水晶吊灯都值1500万元,何谈削减成本?其实,如何禁绝这种浪费,也需要产业组织理论的指导。

  梯若尔的理论获奖对中国的反垄断行动是一场及时雨。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针对国外豪华汽车制造商发起的反垄断调查,针对高通公司垄断行为开出的巨额罚单,目的都是从维护市场效率和社会福利的角度出发的。而如何设计更好的监管机制,中国完全可以从梯若尔的理论中找到答案。(支点杂志2014年11月刊)

本文由梯若尔:驯服桀骜不驯的商业巨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梯若尔:驯服桀骜不驯的商业巨头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人揽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各大名校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人数统计,芝加哥大学备受青睐。(资料来源:瑞典皇家科学院,彭博社) 与化学奖、物...

详细>>

经济学家获诺奖官方祝贺称“法国的骄傲”

瑞典皇家科学院13日宣布,将2014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法国图卢兹经济学院院长、经济学家让梯若尔,并称之为我...

详细>>